0折纸时代,0虚铜时代

2019-06-18 08:19 来源:未知

  新年过去了,上海的冬天却并没有随之慢慢地消散。从进入冬天开始,就一直像是有人拿着一个巨大的超强制冷鼓风机,从上海的天空上把这座钢筋水泥森林笼罩着死命地吹。所以,当我们几个歪歪扭扭地走出大门准备去吃“早餐”(因为前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干掉了别人送给顾里的5瓶高级白葡萄酒所以导致我们起床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的时候,我们都被别墅门口结了冰的绿化湖泊给震惊了。

新年过去了,上海的冬天却并没有随之慢慢地消散。从进入冬天开始,就一直像是有人拿着一个巨大的超强制冷鼓风机,从上海的天空上把这座钢筋水泥森林笼罩着死命地吹。所以,当我们几个歪歪扭扭地走出大门准备去吃“早餐”(因为前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干掉了别人送给顾里的5瓶高级白葡萄酒所以导致我们起床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的时候,我们都被别墅门口结了冰的绿化湖泊给震惊了。 顾里盯着那个结冰的湖泊,非常清醒地撩了撩她刚刚找沙宣来上海讲课的外国顶级造型师剪的那个刘海,目光精准有神,清醒无比。当然,背后的故事是她威胁我和Kitty在利用《M.E》采访那个叫做Jason的造型师的时候,把她伪装成了一个纯情的小白领丽人,推到了Jason面前然后供他做模特使用。否则,即使是我们的顾里大小姐,也没办法预约到Jason帮她剪头发。特别是当她得知Jason刚刚带着两个巨大的箱子(里面大概有150把闪闪亮亮的剪刀,看上去像是一个有洁癖和强迫症的变态连环杀人狂)去宫洺家帮他设计了新的发型之后,她愤怒了,她一把抓过我和Kitty的领口,用一种女特务的凶狠目光对我们说:“如果你们没办法偷偷把我塞到采访现场去让他给我剪头发的话,我会在财务账单上让你们两个多交100%的税!”我被她抓得脖子快要窒息的时候,听见Kitty小声的尖叫:“顾里,放开我……真的……求你了别抓这么用力……我今天穿的衣服非常贵!” 当隔天顾里耀武扬威地走到《M.E》和宫洺核对公司下季度的预算的时候,她从进入公司大堂开始一直到走到宫洺的办公桌前面,整个过程她都表现得仿佛是行走在高速摄像机的捕捉和耀眼的灯光下面——并且脚下是柔软的红毯。她顾盼生姿的样子完全就像是走完这条充分展示自己的红毯,到达尽头之后,她就会微笑着从自己的爱马仕包包里拿出一张写着价格的标签贴在自己的脑门上。 当顾里站在宫洺面前的时候,宫洺抬起头,在她脸上扫了两下之后,淡淡地说:“Nicenewlook.”而这个时候,顾里的虚荣爆炸到了巅峰,她再一次撩了撩她现在脑门上那价值千金的刘海,装作非常不经意地说:“Igotahaircut”,她再一次撩了撩头发,“byJason”。 不过,我们亲爱的顾里小姐忘记了,再嚣张的白素贞,在尖酸刻薄的法海面前,依然只是一条扭来扭去尖叫着“别抓我呀”的小白蛇。宫洺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僵硬在原地,感觉像是被法海的金钵罩在了头上般痛不欲生。 宫洺幽幽地抬起头,用他那张万年不变的白纸一样冷漠的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Jason是?……” 顾里:“……” 当我们几个人站在家门口,对着面前这口在大冬天里竟然怪力乱神地结冰了的人工池塘目不转睛地盯了三分钟之后,美少年Neil打破了沉默。 “Ohmygod,”Neil红着一圈眼眶,眼神飘忽而缓慢地在面前的孔子里漫无目的地扫来扫去,“IhateBeijing!” “打电话叫蓝诀帮我定最早的机票回上海,我受不了呆在北京,一直以来我都怀疑北京人是怎么生活下去的,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们有种东西叫秋裤……”顾里自以为非常清醒地从她的包里掏出一瓶保湿喷雾,在自己的脸上喷了两下,以抵抗又干又冷的冬风。结果三秒钟之后她发现了这是一个非常不明智地举措,她只能略显尴尬地用手指敲碎自己脸上迅速结起来的那层薄冰,假装没事地把那些冰壳从脸上拿下来…… 我站在寒风里,揉了揉太阳穴,有点忧愁地告诉他们俩:“嘿,嘿,俩疯子,你们醒醒,这儿是上海,是我们家。” 顾里冷笑一声,红通通的双眼朝我扫过来,她用她那张看起来就像是三分钟前刚刚从厕所里呕吐完毕出来的宿醉的脸,用她一贯尖酸刻薄的表情,对我说:“别开玩笑了,我们家怎么可能有送快递的人能进得了这个小区。” 我顺着顾里翘起来的兰花小指望过去,看见了裹得像一个粽子一样的唐宛如,正粗壮地喘着气,从我们面前一溜小跑过去。 说完之后,她和Neil两个贱人就手拉手地朝大门外走去了。一边走我还能一边听着他们俩的对话。“Lily我们现在可以先去吃一顿早餐,我知道北京有一个地方超cool的,那里的豆浆卖97块一杯!”“那个地方太棒了!Neil我们现在可以让蓝诀帮我们定好机票,这样我们吃完就能直接飞回上海去了哦!”“让蓝诀一定要订firstclass 啊!economyclasskillsme!Itfeelsliketravellingonatrain!”“呵呵,亲爱的,别说笑了,你从生下来就没坐过火车那玩意儿。”“No,butIwatchmovies!” 我看着他们俩那两具裹在Burberry情侣款长风衣的背影,深刻地觉得如果他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话,他们两个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两个生一个儿子应该可以直接去精选美国总统,三个奥巴马都不是对手。但不得不承认,顾里那张精致得仿佛从杂志上剪下来的标准面容(即使是喝醉了的现在)和Neil天生散发的那股混血儿的英伦气质,实在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特别是配合上他们远处高高耸立着的恒隆I和恒隆II两栋超高层建筑,看起来就像是时装广告。 而下一秒,喘着粗气的唐宛如叉着腰站在我的面前,指着自己的Rx房,对我一边喘气一边娇羞地说:“林萧,你来听一下我的心跳,感觉就像是Rihanna的电子舞曲……”我看着她表情诡异的脸,一下子从梦幻般的时装广告里清醒了过来。 唐宛如眉飞色舞地对我使了个眼色,说:“|林萧,她们都说跑步可以消耗大量的热量,而在冬天里跑步可以消耗更多的卡路里。怎么样,你有觉得我瘦了么?”她抬起胳膊抱着后脑勺,做了个撩人的姿势,但我总觉得似曾相识,好像是电视里治疗狐臭广告上的那些女人老做这个动作。 我刚想回答她,身后的门就打开了。醉醺醺的南湘东倒西歪地冲出来,她蓬松而卷曲的长发,有一种让男人怦然心动的柔弱美,她抬起头,用浑浊而又涣散的目光看了看我和唐宛如,又看了看结冰的那个人工湖,丢下一句“我讨厌哈尔滨”之后,就追“吃早餐”的顾里和Neil去了。 我看着南湘纤细而又优美的背影,又看了看面前壮硕而又……壮硕的唐宛如之后,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忍住了没有告诉她“估计等你死的那一天,你的尸体躺在火化箱里被推进焚化炉之前,你的体重也比怀孕时的南湘要重”,我不愿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因为那样看上去太像顾里了。 当我在恒隆对面的屋企茶餐厅找到正在喝下午茶的顾里Neil和南湘时,我自己也没有多清醒。昨晚的白葡萄酒现在依然似乎充满了我的整个胃部,我早上张开嘴照镜子的时候,隐约似乎看到了我一直满溢到我喉咙口的白葡萄酒,水平线就快要冲破我的扁桃体了。 我刚坐下来几秒钟,顾里就神奇地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了一瓶香槟,我和Neil南湘同时发出了声响,他们俩是高举双手的 “yeah”,而我是在喉咙里的一声“呕……”。 强大的顾里把服务生叫过来,幽幽地对他挥挥手,说:“拿四个杯子过来。” 服务生尴尬地对顾里说:“我们这里不能外带酒水……” 顾里撩了撩头发,目光浑浊而又表情严肃地对服务生说:“亲爱的,你说什么呢,别闹了,快去拿吧。”她顿了顿,补充到,“记得是香槟杯,别拿错了。” 南湘和Neil两个喝醉的人,用同样的表情看着服务生,而我在他们三个面前,尴尬地拿起一张报纸遮住自己的脸。 三分钟后,他们三个开始“呵呵呵呵呵”地拿着香槟杯开始碰杯豪饮了。 我坐在他们对面的位置,看着面前这三个都长着非正常人类般美貌面孔的人,轻声谈笑,偶尔尖酸刻薄地讽刺别人,顺带着一张微醺发红的脸,看上去就像是一部描写上流社会的美剧般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我,一个穿着ZARA的小助理,坐在他们的对面,生活平稳,无所牵挂,除了刚刚失去一个谈了好多年的男朋友和死了一个刚刚开始交往的新男朋友之外,我的生活真的很好,没什么好值得担忧的。 我能快速地恢复过来,这里面也有顾里的功劳。当过去的一个月我一直沉浸在悲伤中的时候,开始的几天,她和南湘都非常温柔地呵护着我,陪着我伤春悲秋。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过几天,顾里就再也受不了我这副德行了。对于她来说,永远地沉浸在这种毫无建设性的悲伤情绪里,是一件比买错了股票或者投资理财失败都更难以饶恕的事情。谁都知道她可以在台下对着台上正在朗诵诗歌“我的悲伤就像这秋天里永恒飘摇的落叶”的文艺男青年理直气壮地吼出“飘你妈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所以,我们也可想而知,她会如何地对付我。我想我永生都不会忘记,她对我的安慰。她拉着我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来,温柔而又体贴地羞辱我:“林萧,说真的,不就是死了个新男朋友么?有必要把自己搞得每天都是一副像是得了直肠癌的样子么?你那一张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信用卡欠费太多被起诉了呢。真的,这有什么好严重的?你既没有把你的处女之身奉献给他,又没有怀上他的孩子,他死了就死了,一个男人而已,你把自己搞得像三个月没有接到生意的酒女一样,何必呢?”她顿了顿,认真地看着我,问:“顺便问一下,你没怀他的孩子吧?” “当然没有。”我虚弱地说。 “那不就得了。”顾里翻了个白眼,松了口气,继续说,“男人嘛,再找一个就是了。就像你一直都喜欢去大学图书馆一样,你就在言情小说那个区域溜达溜达,看见样貌还行的男的就直接把腿盘上去就行了呀。多符合你的要求,又拥有青春,又拥有知识,也拥有文艺气息……不过在言情小说区域溜达的男的也多半也拥有一个同样爱看言情小说的男朋友,这一点你得当心……” 我看着她喋喋不休的那张刚刚涂抹完一种号称是拥有中胚层细胞再生拉皮紧致效果的精华液的脸,心脏不时被狠狠地戳一下。我揉着自己头昏脑胀的太阳穴,心里想,这辈子永远不要指望顾里能安慰你,她的安慰就像是伏地魔在讲鬼故事一样,太他妈折磨人了。我宁愿去听超女的演唱会或者唐宛如表演的歌剧,我也不要坐下来和她聊这些灵魂话题。 而这里面也有宫洺的功劳。当我在新年过后的第一天去上班的时候,本来沉浸在悲痛里的我,被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然后我看着那张依然英俊无比邪气无比的脸,面无表情地对我平静而流畅地说完:“10点开的那个会议的资料你现在去影印13份,然后去TOD’S把那12双男模特的鞋子拿回来,顺便绕去外滩3号楼上的画廊把那副我定了的油画拿回来。接着你和Kitty去把下周召开发布会的场地定下来,他们的开价是租金3万,你们去谈到1万。用什么方法?哦,那是你们的问题……还有今天要取回来我送去干洗的衣服以及帮我的狗预定一次健康检查。哦不,不是上次那个医生了。自从上次他帮我的狗剪指甲剪出了血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还有我家的地毯要预约一次彻底的杀菌处理,中央空调要做一次管道除尘……” 他丝毫没有停顿地说了三分钟之后,抬起他那张脸,闪动着他长长的睫毛,最后补充了一句:“就这些了。你先出去吧,还有其它的一些事情,Kitty会交代你的。” 我回到座位上,两腿一蹬。蹬之前我迅捷地把MSN的签名档改成了“有比我更倒霉的人么……” 三秒钟之后,Kitty在MSN上敲我: “林萧,我今天要下午才能回上海,我现在正在广东的一个乡下。” “前天宫洺不知道在哪个妖蛾子地方买了一本特变态的笔记本,他摸了摸那个纸就着魔了,死活要我问到这个纸的生产厂家。” “我现在一路摸索了过来,远远地看见一个矗立在长满野草的田野里的简陋工厂,估计是造纸的。” “如果我死了,那就是被这排水沟里的恶臭弄死的。我和你说,这水脏得能让你把小肠从喉咙里呕出来。” 一分钟后,我把我的签名档改成了“人要知足”。 所以,我渐渐地从这样的悲痛里恢复了过来。只是有时候,当我在夜深人静的公司加班的时候,看着我工作备忘录上每个月催崇光稿子的任务上面是一道红色的被划去的标记时,我心里还是会涌起一阵淡然的悲伤,这种淡然化成我眼睛里薄薄的一层泪水,我只需要轻轻地抬起手擦去,温暖的暖气几秒钟就会吹干它们在我脸上留下的痕迹。MSN上崇光的联系人一直是黑白色的,他的那个穿着背心露出肩膀结实肌肉线条的头像,再也不会“噔”的一声登陆了。 当我从回忆里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对面的三个妖物,已经把一瓶香槟又喝掉了。喝完酒之后,他们的话匣子显然都打开了,聊得很开心。他们的对话非常简单,一个人说:“呵呵呵呵呵呵呵”,另一个回答:“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三个人接着说:“嘿嘿嘿嘿嘿嘿”。 我想他们三个人的名片上应该都印着同样一行地址:上海市沪青平公路2000号(上海民政第一精神病院)。 而这个时候,顾里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看了看屏幕,皱着眉头,痛苦的说:“我要呕了……” 南湘探过头去,看了看她的屏幕,说:“唐宛如打电话给你干嘛?” 顾里接起来,用手压着胸口,看上去像是要吐了的样子,对电话说:“如如,你最好是有正经事情找我,如果你敢约我逛街或者想要和我聊天的话,我会杀了你。” 然后电话那边传来唐宛如高声的尖嗓门,说了什么我听不清楚,我知道顾里听了几句之后就开始疯狂地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她就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她挂了电话,把她刚买的这个VERTU的手机朝桌子上一丢,倒在Neil的肩膀上,笑着冲我说:“唐宛如肯定是把我藏在家里的酒找出来喝到了,现在在发疯呢。哈哈哈。”她再一次撩了撩她的刘海,然后说:“她肯定醉得不轻,她在电话里和我说我弟弟在家里沙发上坐着等我,叫我快点回去。你说有病吧,我弟弟不就坐在我边上么。” Neil在她旁边跟着她傻笑着。上帝是不公平的,就算是傻笑,他那张英伦气质的混血脸孔,依然充满了迷人的光芒。 这样的傻笑一直持续着,当甜点送上来的时候,他们仨傻笑着;当Neil的PRADA钱夹突然掉在了菜汤里面的时候,他们仨傻笑着;当看见带着墨镜的上海三流艺人推门走进来的时候,他们仨傻笑着;当付完账单一路走回家的时候,他们仨还是傻笑着。我觉得在酒精挥发完毕之前,他们会一直这么笑下去。当然,我们都爱看这样的风景,观赏着三个俊男美女穿着时尚地从南京西路上走过去,总好过看着两个蓬头垢面的黄脸婆在莘庄菜市场上四处溜达寻觅着更便宜的腌带鱼。 多看看顾里他们,会觉得生活非常美好,全世界爆炸的金融危机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这样的“哈哈哈哈哈”终于在顾里大开门回到家的时候停止了。 我们看见唐宛如坐在沙发上,双手夹在两腿中间,摆出一个非常扭曲而腼腆的姿势,她看着刚刚走进来的顾里,面红耳赤地说:“顾里,你弟弟真是……真是……太好看了啊!” 顾里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看了看唐宛如,转身把她的大提包放下,一边放,一边说:“说实话,你偷喝了几瓶?” 而这个时候,背对我们的沙发靠背后面,一直躺在上面休息的顾准,缓慢而优雅地站了起来。他用一种混合着邪恶和不羁的动人目光,把顾里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遍,然后抬起手挥了挥,咧开嘴,从两排整齐而又密集的洁白牙齿中间,说了声:“嗨,姐姐。我是顾准,你弟弟。” 从我看向顾准的第一眼,我就丝毫一点都不怀疑,他是顾里的亲生弟弟。他那张脸,就仿佛是和顾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精致的轮廓,充满光芒的眼睛,除了更明显的男性荷尔蒙象征,比如浓密的眉毛,挺拔的鼻子,青色的胡渣以及突出的喉结等等之外,他就像是一个穿着PRADA的男顾里。他裹在一身剪裁精致的黑色羊绒外套里面,浑身上下笼罩着一层神秘而又冷漠的气质,和他的笑容特别不搭配。他看着人的笑容,像是在冲你喷冷气。我想起前段时间看过的金城武演的《死神的精度》,他看起来就像金城武扮演的那个英俊的年轻死神。 Neil看着面前的顾准,悄悄地在我的耳边说:“他长得真好看啊。” 我鄙视地瞪了他一眼,小声地回击他:“SnowWhite,他是顾里的弟弟,也就是你的哥哥!你们是近亲!” Neil歪头想了想,说:“Itsoundsevenhotter!” 我要呕了,“Youslut!”

    当然,当他的闹剧在宫洺也加入战争之后,达到白热化的状态。或者说是,演变成一场不可控制的、两个完美主义者之间的决斗,在宫洺和顾里两个人的字典里,都是没有“输"这个字的。

  顾里盯着那个结冰的湖泊,非常清醒地撩了撩她刚刚找沙宣来上海讲课的外国顶级造型师剪的那个刘海,目光精准有神,清醒无比。当然,背后的故事是她威胁我和Kitty在利用《M.E》采访那个叫做Jason的造型师的时候,把她伪装成了一个纯情的小白领丽人,推到了Jason面前然后供他做模特使用。否则,即使是我们的顾里大小姐,也没办法预约到Jason帮她剪头发。特别是当她得知Jason刚刚带着两个巨大的箱子(里面大概有150把闪闪亮亮的剪刀,看上去像是一个有洁癖和强迫症的变态连环杀人狂)去宫洺家帮他设计了新的发型之后,她愤怒了,她一把抓过我和Kitty的领口,用一种女特务的凶狠目光对我们说:“如果你们没办法偷偷把我塞到采访现场去让他给我剪头发的话,我会在财务账单上让你们两个多交100%的税!”我被她抓得脖子快要窒息的时候,听见Kitty小声的尖叫:“顾里,放开我……真的……求你了别抓这么用力……我今天穿的衣服非常贵!”(……)

0折纸时代,0虚铜时代。    我、顾源、Neil、蓝诀,甚至唐宛如,都躲在一边,瑟瑟发抖,恐惧地看着面前两个小宇宙都燃烧到了极限的人互相投掷着雪球。他们动作敏捷,手起刀落,并且伴随着无数中英文的口头攻击。

  当隔天顾里耀武扬威地走到《M.E》和宫洺核对公司下季度的预算的时候,她从进入公司大堂开始一直到走到宫洺的办公桌前面,整个过程她都表现得仿佛是行走在高速摄像机的捕捉和耀眼的灯光下面——并且脚下是柔软的红毯。她顾盼生姿的样子完全就像是走完这条充分展示自己的红毯,到达尽头之后,她就会微笑着从自己的爱马仕包包里拿出一张写着价格的标签贴在自己的脑门上。

    我们一排观众站在旁边,表情沉痛地揉着太阳穴。

  当顾里站在宫洺面前的时候,宫洺抬起头,在她脸上扫了两下之后,淡淡地说:“Nicenewlook.”而这个时候,顾里的虚荣爆炸到了巅峰,她再一次撩了撩她现在脑门上那价值千金的刘海,装作非常不经意地说:“Igotahaircut”,她再一次撩了撩头发,“byJason”。

0折纸时代,0虚铜时代。    当他们两个消停下来的时候,我们看见了像刚从雪里刨出来落难者的宫洺,他的Gucci黑色小西装被扯到了肩膀下面,而对面的顾里,表情像是曼哈顿自由岛上的胜利女神一样,但是,她的礼服皱巴巴的,像是刚从洗衣机理拿出来,鉴于上面都是雪和冰渣,或许也可以说是刚从刨冰机里拿出来的。

  不过,我们亲爱的顾里小姐忘记了,再嚣张的白素贞,在尖酸刻薄的法海面前,依然只是一条扭来扭去尖叫着“别抓我呀”的小白蛇。宫洺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僵硬在原地,感觉像是被法海的金钵罩在了头上般痛不欲生。

    “Kitty!去帮我倒一杯香槟过来!我中场休息!"宫洺咬牙切齿地面对着顾里,头也不回地对Kitty说。Kitty尴尬地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去倒香槟。

0折纸时代,0虚铜时代。0折纸时代,0虚铜时代。  宫洺幽幽地抬起头,用他那张万年不变的白纸一样冷漠的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Jason是?……”

    “蓝诀!去往他的香槟里投毒!"顾里一脸寒霜,冲着宫洺,头也不回地说。蓝诀努力在脸上假笑了一下,朝香槟跑了过去。(……)

  顾里:“……”

    我只能说,他们都是顶级的助理。

  当我们几个人站在家门口,对着面前这口在(上海的)大冬天里竟然怪力乱神地结冰了的人工池塘目不转睛地盯了三分钟之后,美少年Neil打破了沉默。

    “我不得不提醒你,收购成功的话,我就是你们公司的大股东,你敢毒死我,我就让你们公司所有的人喝西北风。"宫洺洋洋得意地,用他那张冷冰冰的脸,假笑着对顾里说。

0折纸时代,0虚铜时代。  “Ohmygod,”Neil红着一圈眼眶,眼神飘忽而缓慢地在面前的孔子里漫无目的地扫来扫去,“IhateBeijing!”

    “哦哟,我收到了惊吓!"顾里反唇相讥(这个时候,我和唐婉如都同时抬起了头,想看看顾里有没有扶住胸口)“你别忘记了,收购成功的前提,是你答应让我成为新的财务总监。哼哼,你敢让我公司的人都喝西北风,我就敢偷光你们公司的钱,让你们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打电话叫蓝诀帮我定最早的机票回上海,我受不了呆在北京,一直以来我都怀疑北京人是怎么生活下去的,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们有种东西叫秋裤……”顾里自以为非常清醒地从她的包里掏出一瓶保湿喷雾,在自己的脸上喷了两下,以抵抗又干又冷的冬风。结果三秒钟之后她发现了这是一个非常不明智地举措,她只能略显尴尬地用手指敲碎自己脸上迅速结起来的那层薄冰,假装没事地把那些冰壳从脸上拿下来……

    于是,他们两个又开始了疯狂的雨雪攻击。

  我站在寒风里,揉了揉太阳穴,有点忧愁地告诉他们俩:“嘿,嘿,俩疯子,你们醒醒,这儿是上海,是我们家。”

    周围的人看了看,知道这场战役在所难免,于是,我们纷纷痛苦地选择了阵营,随后尖叫着加入了战斗,我本来想跑到顾里那边去,结果被崇光狠狠地拖到了宫洺的阵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你!"

  顾里冷笑一声,红通通的双眼朝我扫过来,她用她那张看起来就像是三分钟前刚刚从厕所里呕吐完毕出来的宿醉的脸,用她一贯尖酸刻薄的表情,对我说:“别开玩笑了,我们家怎么可能有送快递的人能进得了这个小区。”

    坐在屋檐下的我和Kitty,持续不断地对崇光吼:“崇光,医生说了你不准乱动!"“NO!你给我离那个放香槟的台子远一点!"“不行!你根本不能吃烤肉,别忘了!你的胃被割掉了五分之二!"“顾源!你再砸他我就把顾里的头发拔光!"

  我顺着顾里翘起来的兰花小指望过去,看见了裹得像一个粽子一样的唐宛如,正粗壮地喘着气,从我们面前一溜小跑过去。(……)

    当然,和我们一起尖叫的还有顾里,不过她尖叫的原因和我们不一样,每当顾源被雪球砸中的时候,她就会扯着耳朵(不过是我的耳朵)尖叫起来:“顾源!你穿的可是Prada!"之后我清楚地听见了宫洺在背后小声地喃喃自语:“这里每个人穿的都是Prada。"很明显,顾里也听到了,因为她下一句话,就是死命地尖叫:“顾源!砸崇光!砸他的头!"

  说完之后,她和Neil两个贱人就手拉手地朝大门外走去了。一边走我还能一边听着他们俩的对话。“Lily我们现在可以先去吃一顿早餐,我知道北京有一个地方超cool的,那里的豆浆卖97块一杯!”“那个地方太棒了!Neil我们现在可以让蓝诀帮我们定好机票,这样我们吃完就能直接飞回上海去了哦!”“让蓝诀一定要订firstclass 啊!economyclasskillsme!Itfeelsliketravellingonatrain!”“呵呵,亲爱的,别说笑了,你从生下来就没坐过火车那玩意儿。”“No,butIwatchmovies!”

    “滚你丫的!凭什么啊!"我被惹毛了,转过头对着他们吼:“Neil,是好姐妹的话你就帮着崇光一起砸顾源!"Neil一听,迅速加入了顾源的阵营,共同攻击崇光。(……)

  我看着他们俩那两具裹在Burberry情侣款长风衣的(神经病的)背影,深刻地觉得如果他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话,他们两个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贱人),他们两个生一个儿子应该可以直接去精选美国总统,三个奥巴马都不是对手。但不得不承认,顾里那张精致得仿佛从杂志上剪下来的标准面容(即使是喝醉了的现在)和Neil天生散发的那股混血儿的英伦气质(尽管他在美国念书),实在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特别是配合上他们远处高高耸立着的恒隆I和恒隆II两栋超高层建筑,看起来就像是时装广告。

    我目瞪口呆的同时,听见崇光一边躲避,一边对我深情告白:“林萧你闭嘴!我恨你!"

  而下一秒,喘着粗气的唐宛如叉着腰站在我的面前,指着自己的乳房,对我一边喘气一边娇羞地说:“林萧,你来听一下我的心跳,感觉就像是Rihanna的电子舞曲……”我看着她表情诡异的脸,一下子从梦幻般的时装广告里清醒了过来。

    我和宫洺同时埋头,双手揉着太阳穴,表情非常地忧愁。

  唐宛如眉飞色舞地对我使了个眼色,说:“|林萧,她们都说跑步可以消耗大量的热量,而在冬天里跑步可以消耗更多的卡路里。怎么样,你有觉得我瘦了么?”她抬起胳膊抱着后脑勺,做了个撩人的姿势,但我总觉得似曾相识,好像是电视里治疗狐臭广告上的那些女人老做这个动作。

    当然,唐宛如也绝对不会错过这样尖叫的好机会。不过她是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尖叫,准确点说,她也在院子里,每当被顾源、蓝诀和崇光集团扔过来额雪团正中胸部的时候,就会发出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喜欢的吼叫声来。尖叫了几次之后,顾里实在收不了了,于是,她就果断的加入了他们(……)。但是,她刚刚跨进战区一大团雪就迎面而来,砸在她早上花了一个小时才弄好的头发上。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挂着脸上的雪,她被惹毛了。

  我刚想回答她,身后的门就打开了。醉醺醺的南湘东倒西歪地冲出来,她蓬松而卷曲的长发,有一种让男人怦然心动的柔弱美,她抬起头,用浑浊而又涣散的目光看了看我和唐宛如,又看了看结冰的那个人工湖,丢下一句“我讨厌哈尔滨”之后,就追“吃早餐”的顾里和Neil去了。(……)

    三分钟后,Neil蹲在墙角求饶,准确地说,如果不是还能看见他从雪堆里露出来的Dior靴子,我不会知道被顾里埋进雪里的人是谁。顾里气宇轩昂地走回顾源身边,得意地甩着她(散乱一团,像刚刚被一直鸡飞到头上扑腾了半天的疯婆子般)的头发。

  我看着南湘纤细而又优美的背影,又看了看面前壮硕而又……壮硕的唐宛如之后,幽幽地叹了口气,我忍住了没有告诉她“估计等你死的那一天,你的尸体躺在火化箱里被推进焚化炉之前,你的体重也比怀孕时的南湘要重”,我不愿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因为那样看上去太像顾里了。

    顾源忧愁地看着她,顾里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了:“嘿!嘿!我只欺负女孩子不对,但是是他先动手的!"

  当我在恒隆对面的屋企茶餐厅找到正在喝下午茶的顾里Neil和南湘时,我自己也没有多清醒。昨晚的白葡萄酒现在依然似乎充满了我的整个胃部,我早上张开嘴照镜子的时候,隐约似乎看到了我一直满溢到我喉咙口的白葡萄酒,水平线就快要冲破我的扁桃体了。

    当然,当他的闹剧在宫洺也加入战争之后,达到白热化的状态。或者说是,演变成一场不可控制的、两个完美主义者之间的决斗,在宫洺和顾里两个人的字典里,都是没有“输"这个字的。

  我刚坐下来几秒钟,顾里就神奇地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了一瓶香槟,我和Neil南湘同时发出了声响,他们俩是高举双手的 “yeah”,而我是在喉咙里的一声“呕……”。

    我、顾源、Neil、蓝诀,甚至唐宛如,都躲在一边,瑟瑟发抖,恐惧地看着面前两个小宇宙都燃烧到了极限的人互相投掷着雪球。他们动作敏捷,手起刀落,并且伴随着无数中英文的口头攻击。

  强大的顾里把服务生叫过来,幽幽地对他挥挥手,说:“拿四个杯子过来。”

    我们一排观众站在旁边,表情沉痛地揉着太阳穴。

  服务生尴尬地对顾里说:“我们这里不能外带酒水……”

    当他们两个消停下来的时候,我们看见了像刚从雪里刨出来落难者的宫洺,他的Gucci黑色小西装被扯到了肩膀下面,而对面的顾里,表情像是曼哈顿自由岛上的胜利女神一样,但是,她的礼服皱巴巴的,像是刚从洗衣机理拿出来,鉴于上面都是雪和冰渣,或许也可以说是刚从刨冰机里拿出来的。

  顾里撩了撩头发,目光浑浊而又表情严肃地对服务生说:“亲爱的,你说什么呢,别闹了,快去拿吧。”她顿了顿,补充到,“记得是香槟杯,别拿错了。”

    “Kitty!去帮我倒一杯香槟过来!我中场休息!"宫洺咬牙切齿地面对着顾里,头也不回地对Kitty说。Kitty尴尬地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去倒香槟。

  南湘和Neil两个喝醉的人,用同样的表情看着服务生,而我在他们三个面前,尴尬地拿起一张报纸遮住自己的脸。

    “蓝诀!去往他的香槟里投毒!"顾里一脸寒霜,冲着宫洺,头也不回地说。蓝诀努力在脸上假笑了一下,朝香槟跑了过去。(……)

  三分钟后,他们三个开始“呵呵呵呵呵”地拿着香槟杯开始碰杯豪饮了。(……)

    我只能说,他们都是顶级的助理。

  我坐在他们对面的位置,看着面前这三个都长着非正常人类般美貌面孔的人,轻声谈笑,偶尔尖酸刻薄地讽刺别人,顺带着一张微醺发红的脸,看上去就像是一部描写上流社会的美剧般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我不得不提醒你,收购成功的话,我就是你们公司的大股东,你敢毒死我,我就让你们公司所有的人喝西北风。"宫洺洋洋得意地,用他那张冷冰冰的脸,假笑着对顾里说。

  而我,一个穿着ZARA的小助理,坐在他们的对面,生活平稳,无所牵挂,除了刚刚失去一个谈了好多年的男朋友和死了一个刚刚开始交往的新男朋友之外,我的生活真的很好,没什么好值得担忧的。

    “哦哟,我收到了惊吓!"顾里反唇相讥(这个时候,我和唐婉如都同时抬起了头,想看看顾里有没有扶住胸口)“你别忘记了,收购成功的前提,是你答应让我成为新的财务总监。哼哼,你敢让我公司的人都喝西北风,我就敢偷光你们公司的钱,让你们连西北风都没得喝!"

  我能快速地恢复过来,这里面也有顾里的功劳。当过去的一个月我一直沉浸在悲伤中的时候,开始的几天,她和南湘都非常温柔地呵护着我,陪着我伤春悲秋。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过几天,顾里就再也受不了我这副德行了。对于她来说,永远地沉浸在这种毫无建设性的悲伤情绪里,是一件比买错了股票或者投资理财失败都更难以饶恕的事情。谁都知道她可以在台下对着台上正在朗诵诗歌“我的悲伤就像这秋天里永恒飘摇的落叶”的文艺男青年理直气壮地吼出“飘你妈你怎么不去死啊你”,所以,我们也可想而知,她会如何地对付我。我想我永生都不会忘记,她对我的安慰。她拉着我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来,温柔而又体贴地羞辱我:“林萧,说真的,不就是死了个新男朋友么?有必要把自己搞得每天都是一副像是得了直肠癌的样子么?你那一张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信用卡欠费太多被起诉了呢。真的,这有什么好严重的?你既没有把你的处女之身奉献给他,又没有怀上他的孩子,他死了就死了,一个男人而已,你把自己搞得像三个月没有接到生意的酒女一样,何必呢?”她顿了顿,认真地看着我,问:“顺便问一下,你没怀他的孩子吧?”

    于是,他们两个又开始了疯狂的雨雪攻击。

  “当然没有。”我虚弱地说。

    周围的人看了看,知道这场战役在所难免,于是,我们纷纷痛苦地选择了阵营,随后尖叫着加入了战斗,我本来想跑到顾里那边去,结果被崇光狠狠地拖到了宫洺的阵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你!"

  “那不就得了。”顾里翻了个白眼,松了口气,继续说,“男人嘛,再找一个就是了。就像你一直都喜欢去大学图书馆一样,你就在言情小说那个区域溜达溜达,看见样貌还行的男的就直接把腿盘上去就行了呀。多符合你的要求,又拥有青春,又拥有知识,也拥有文艺气息……不过在言情小说区域溜达的男的也多半也拥有一个同样爱看言情小说的男朋友,这一点你得当心……”

    本来双方势均力敌,但是,唐宛如战斗力实在太强,我们渐渐败下阵来。

  我看着她喋喋不休的那张刚刚涂抹完一种号称是拥有中胚层细胞再生拉皮紧致效果的精华液的脸,心脏不时被狠狠地戳一下。我揉着自己头昏脑胀的太阳穴,心里想,这辈子永远不要指望顾里能安慰你,她的安慰就像是伏地魔在讲鬼故事一样,太他妈折磨人了。我宁愿去听超女的演唱会或者唐宛如表演的歌剧,我也不要坐下来和她聊这些灵魂话题。

    中途技术暂停的时候,我、宫洺、崇光和Kitty看着站在对面的五个人——顾源、顾里、唐宛如、Neil、蓝诀,我们冲着对方阵营抱怨:“不公平!我们只有四个人!"

  而这里面也有宫洺的功劳。当我在新年过后的第一天去上班的时候,本来沉浸在悲痛里的我,被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然后我看着那张依然英俊无比邪气无比的脸,面无表情地对我平静而流畅地说完:“10点开的那个会议的资料你现在去影印13份,然后去TOD’S把那12双男模特的鞋子拿回来,顺便绕去外滩3号楼上的画廊把那副我定了的油画拿回来。接着你和Kitty去把下周召开发布会的场地定下来,他们的开价是租金3万,你们去谈到1万。用什么方法?哦,那是你们的问题……还有今天要取回来我送去干洗的衣服以及帮我的狗预定一次健康检查。哦不,不是上次那个医生了。自从上次他帮我的狗剪指甲剪出了血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还有我家的地毯要预约一次彻底的杀菌处理,中央空调要做一次管道除尘……”

    顾里挺身而出,拉着Neil和唐宛如的手说:“但我们这边有三个女孩子!"

  他丝毫没有停顿地说了三分钟之后,抬起他那张脸,闪动着他长长的睫毛,最后补充了一句:“就这些了。你先出去吧,还有其它的一些事情,Kitty会交代你的。”

    “哦哦哦哦顾里!我祝你被砸的连你妈都不认识!"Neil气炸了,脸鼓的像一个气球。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发布于网赌网站排名,转载请注明出处:0折纸时代,0虚铜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