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精神分裂男子被父母关在铁笼中8年,亲情故

2019-06-21 08:17 来源:未知

33岁精神分裂男子被父母关在铁笼中8年,亲情故事之最安全的笼子。33岁精神分裂男子被父母关在铁笼中8年,亲情故事之最安全的笼子。■ 杨启范

33岁精神分裂男子被父母关在铁笼中8年,亲情故事之最安全的笼子。女人拉开枕头套上的拉链儿,伸手摸索,内心一惊,藏在枕头里的200元钱不见了。女人焦急万分,猛地将枕头芯儿掏出来,钱仍不见踪影。女人一屁股坐在床上,丈夫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下井挖煤,一个月才500多元的工资,这200元钱可是一家人一个月的油盐酱醋啊!女人想起了8岁的儿子,拼命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可并没有儿子的应声。 女人拉开门跑出去,外面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太阳雨。女人一路狂奔,呼唤着儿子。却见儿子在一个五金加工门市部门口傻傻地站着,瘦弱的身体顶着一个大脑袋,像一棵豆芽菜。湿湿的头发打着绺儿贴在脑袋上,浑身的衣服湿漉漉的,双手捂脸,正透过指缝看焊枪下刺眼的电弧。女人抓住儿子的衣领将儿子拎在半空中:“小兔崽子,你偷家里的钱!”儿子吓得脸色蜡黄,嗫嚅着:“我……我想给爸爸做个铁笼子,把他关在里面!”女人怒火万丈,将儿子狠狠地摔在地上,猛踢两脚:“你这个白眼儿狼,你爸爸拼死拼活地挣钱供你上学,你想把他关在笼子里?”拿焊枪的师傅扔了焊枪、面罩,将浑身发抖的男孩拽起来,搂在自己怀里,不解地问:“你这个大嫂,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孩子?”女人反唇相讥:“这么小的孩子就学会了偷钱,还不孝顺,我不该打他?”师傅一手拦着男孩,一手从兜儿里拽出一张白纸:“你看看吧!”白纸上用稚嫩的线条画着一个笼子,女人看不懂。师傅泪眼婆娑:“孩子说,他一听到矿难的消息,就吓得睡不着觉,生怕自己变成没爹的孩子,他半夜里爬起来,画了这张‘图纸’,要我在笼子的顶上焊上全世界最厚的钢板,这样就砸不着他爸爸了,底下不焊钢筋,让他爸爸插脚迈步,两侧焊上把手,他爸爸挖一段煤,就可以提着笼子前进一段,前面留出门,方便他爸爸挖煤。天底下你上哪儿找这样聪明、懂事的孩子?” 女人早已听得泪流满面,怜爱愧疚地抱起儿子:“儿啊!妈妈对不起你!走33岁精神分裂男子被父母关在铁笼中8年,亲情故事之最安全的笼子。!咱上井口等你爸爸去!”男孩展开汗津津的小手,露出两张皱巴巴的纸币,不甘心地说:“妈妈,我还是想给爸爸焊个铁笼子!”女人把脸贴在儿子的小脸上,意味深长地说:“孩子啊,妈妈和你的牵挂就是你爸爸最安全的笼子!”儿子扬起小脸,无限向往地说:“妈妈,等我长大了,挣了大钱,我要给每位挖煤的伯伯、叔叔都焊一个铁笼子!” 女人紧紧地抱着儿子:“我的儿子,那你就快快长大吧!” 男孩脸上挂着泪珠,咧着嘴幸福地笑了。

:2008-12-18 09:10:00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6年第4期  通俗文学-扉页小说

一间阴暗的小屋内,一个不到两平方米的铁笼里铺着稻草及一床单薄的棉被,笼门被牢牢焊住。这就是新洲33岁男子晓东的住所。因为晓东发疯打人,其父母含泪将他锁在笼子里已经8年了。他将成为武汉市解锁行动首位受助者。

  女人拉开枕头套上的拉链,伸手摸索,内心一惊,藏在枕头套里的200元钱不见了。女人焦急万分,猛地将枕头芯掏出来,仍不见踪影。女人一屁股坐在床上,丈夫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下井挖煤,一个月才500多元的工资,这200元钱可是一家人一个月的油盐酱醋啊!女人想起了八岁的儿子,拼命地呼唤着儿子的名字,并没有儿子的应声。

吃喝拉撒都在笼子里

  女人拉开门跑出去,西边太阳,东边雨,天空正下着淅沥沥的太阳雨。女人一路狂奔,呼唤着儿子。却见儿子在一个五金加工门市部门口傻傻地站着,瘦弱的身体顶着一个大脑袋,像一棵豆芽菜。湿湿的头发打着绺贴在脑袋上,浑身的衣服湿漉漉的,双手捂脸,正透过指缝看焊枪下刺眼的电弧。女人抓住儿子的衣领将儿子拎在半空中,“小兔崽子,你偷家里的钱!”儿子吓得脸色蜡黄,嗫嚅着:“我……我想给爸爸做个铁笼子,把他关在里面!”女人怒火万丈,将儿子狠狠地摔在地上,猛踢两脚,“你这个白眼狼,你爸爸拼死拼活地挣钱供你上学,你想把他关在笼子里?”拿焊枪的师傅扔了焊枪、面罩,将浑身发抖的男孩拽起来,藏在自己怀抱里,怨恨地说:“你这个大嫂,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地打孩子?”女人反唇相讥,“这么小的孩子就学会了偷钱,还不孝顺,我不该打他?”师傅一手拦着男孩,一手从兜里拽出一张白纸,“你看看吧!”白纸上用稚嫩的线条画着一个笼子,女人看不懂。师傅泪眼婆娑,“孩子说,他一听到矿难的消息,就吓得睡不着觉,生怕自己变成没爹的孩子,他半夜里爬起来,画了这张‘图纸’,他要我在笼子的顶上焊上全世界最厚的钢板,这样就砸不着他爸爸了,底下不焊钢筋,让他爸爸插脚迈步,两侧焊上把手,他爸爸挖一段煤,就可以提着笼子前进一段,前面留出门,方便他爸爸挖煤。天底下你上哪儿找这样聪明、懂事的孩子?”

晓东的家位于新洲区辛店村冷水店。这是一间破旧的土砖房,房屋破败不堪,门口堆满了捡来的废品。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他的家中看到,屋内除了几张桌椅再找不出像样的家具。在靠右边的低矮房间内,记者见到了一个高约1米的铁笼子,铁条锈迹斑斑,门也被牢牢焊住,只有下方有一个很小的出口。铁笼前堆着一大堆泥土和煤渣,屋内弥漫着刺鼻的味道。

  女人怜爱痛疚地抱起儿子,“儿啊!妈妈对不起你!走!咱上井口等你爸爸去!”男孩展开汗津津的小手,露出两张皱巴巴的纸币,不甘心地说:“妈妈!我还是想给爸爸焊个铁笼子!”女人把脸贴在儿子的小脸上,意味深长地说:“孩子啊,妈妈和你的牵挂就是你爸爸最安全的笼子!”儿子抬起小脸,无限向往地说:“妈妈!等我长大了,挣了大钱,我要给每位挖煤的伯伯、叔叔都焊一个铁笼子!”

记者凑近跟前,想与晓东交流,只见他睡在稻草上,双手紧紧地裹着一床绿色的棉被,头深埋在被窝中。听见陌生人进来,晓东掀开被子,露出一双眼睛,眼里充满惊恐,然后又迅速用被子包住头,无论他的妈妈张金荣怎么呼唤,一直不吭声。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发布于网赌网站排名,转载请注明出处:33岁精神分裂男子被父母关在铁笼中8年,亲情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