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精选

2019-06-21 08:17 来源:未知

■ 邱贵平

图片 1 我是单位的备用司机,也就是说在领导司机请假的时候我好随时做替补。
  一天,领导临时安排我送他去市里开会,因为县领导已经在市里等他,我没敢多耽误,开着车风驰电擎般地往市里赶,到了之后,领导说叫我去定几个房间,安排下晚饭,便去开会了。
  到了宾馆准备定房间时,才发现自己的银行卡在早上出门的时候给爱人了,钱包里只有张平时在淘宝上买东西用的卡,上面也就几十块钱,而钱包的零用钱也也是只有几十块。这可怎么办?给领导打电话问领导取钱吧怕领导怪罪,给爱人打电话爱人正在上课不接电话,这可急死我了!
  我不停地看着表,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只要在领导开完会后我能把房间定了,把晚餐安排了就行。我一遍一遍地翻着手机上的通讯录,给谁打电话借钱呢?十几个人住房、吃饭少说也得两千块吧?问谁借呢?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举目无亲四顾茫茫了,我必须找个不会拒绝我的朋友借钱,可是我有这样的朋友吗?我的心里不停地犹豫着。
小小说精选。  我开始向自认为很要好的朋友打过去电话求助:
  第一个说:“你咋嫩不操心,出门不带钱出去抓?我出差了,没在家,你不会叫你老婆给你打点钱?”
小小说精选。  第二个说:“不行啊,我手边没有闲钱,银行卡还在老婆那里,我得回去问她要,不行你等等,下班了我回去给你转一千。”
  第三个说:“都不会跟你领导发个短信,叫他把他银行卡给你,先去取点。”
  第四个说:“我正在开会,等会给你联系……”
小小说精选。  我真没勇气再打第五个电话了,我可是按照友好顺序打的电话啊,怎么都这样?
  我正在郁闷,“叮铃铃,叮铃铃”手机的响声差点吓得我把手机给扔了。“喂?在干吗呢?”是一个普通朋友打来的。
  “嘿嘿,没事,领导来市里开会,我服务领导呢!”我随口回答。
  “服务领导可是个细致活儿,别出啥岔子。”她似乎很会服务领导一样。我忽然把想借钱的话咽了下去,我不确定她能不能帮我,因为我从没帮过她什么,她估计也不会帮我,再说了,俺俩不在一个地方工作,不常见面,肯定会有所担心的。
  “咋了?咋不说话啊?”她催促道。
  我得先试探试探她:“嗯,你给我打电话有啥事不是?”
  “没啥事,就是忽然打了几个喷嚏,不知是谁想我了,呵呵呵,看是不是你了。”她在电话里咯咯的笑着。
  “能借我点钱吗?”我终于忍不住说了出口,因为时间很紧张,我没心思跟她瞎聊。
  “咋了?出啥事了?得多少钱?说个卡号,我马上给你打过去。”她一连串地问我,这让我感到既意外又温暖。
  “赶紧,说卡号,我现在去给你打钱。”她一再催着。
  6分钟后,我的手机上短信说收到汇款2000元。我慌忙地定了房间,安排好晚餐,稍稍缓了口气,刚想给她打个电话,她的短信发过来:“我没有多余的现金了,若是钱不够我等会儿想办法再给你转点。”
  我握着手机,看着这短短的26个字,感觉好惭愧,我竟然会想着她肯定不会借给我钱,原来是我没把她当朋友啊!

  上午十一点十几分,我和我的学生高越正在看篮球,勇士对老鹰,两队打得十分胶着,“操”“我日”我俩的叫喊声彼此起伏。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12期  通俗文学-市井小说

   这时,手机突然响起,一看是吴校长,我立刻接起电话。“我在外面请客吃饭来,没拿钱包,包在我的车里。”我一看,他的老别克正停在门口。“你打车过来,拿车钥匙,然后把我的包送过来,我在匡山公园顺昌山庄”“好好,行,我这就过去!”我挂掉电话,回屋拿起钱包就想过走。“我过去拿车钥匙,再回来取包,再送包,再回来,四趟,我操,还不如直接把钱给他送过去,这样多利索,老吴肯定觉得我办事利落”我心里想着,挺激动。可我一看钱包,只剩下一百。我回到屋里给高越借钱。“勇士看来还是得赢!”高越翻着钱包,郁闷的说着。“我这还有四百”“一共才五百,根本不够啊!”我又打电话向我媳妇借了五百,他用支付宝转给了我。这几天媳妇处于经期,脾气很差,再加上昨天晚上在电话里吵了一架,他对“我又借她钱付别人酒钱”这件事很有异议,言语中透露着“张乐涛你真不要脸”。“支付宝转账两小时之内才到账”媳妇告诉我。“先转给我再说吧,实在不行,我就去拿钥匙!”这时,已经十一点半多了。我回屋又看起篮球来。不到十分钟,转账成功。我挺高兴。来到学校对面工商银行的atm机取钱。

  电话响了,振光接过话筒一听,兴奋得叫了起来,双手握住话筒,好像握着对方的手。

   我正要插卡,卡怎么也插不进去。屏幕上显示着“是否打印取款凭证”,我按了一下“是”,从左边小口就出了一张凭条,上面写着已经取款两千元。屏幕上又显示着,是否退卡,我按了一下退卡,这时atm吐出一张卡。我心里有些激动,好像我即将要得到一笔钱。我把那张卡和取款凭条放在钱包里,然后插上我的卡。Atm提示我输入密码,由于激动,脑子里竟然一片空白,连自己的密码也记不起了。我试着输了两遍,机器都提示我输入错误。我使劲想了想,第三遍,还是错误。我打开手机查了查,又输了一遍,屏幕上显示已经不能输入密码,请与该银行联系。“操,锁了!”我有些沮丧。“我转给高越,让高越帮我取出来”我拨通高越的电话,告诉他我的卡锁了,得向你的卡里转钱。

  电话是建斌打来的。建斌是大学期间睡他上铺的兄弟,那时候,家境贫寒的振光没少沾建斌的光。建斌每月的生活费是振光的五倍,每当振光青黄不接的时候,建斌就向他慷慨解囊。振光能够不忍饥挨饿、身体健康地完成学业,这里头有建斌的汗马功劳。

   我在工行门口等着高越,可高越迟迟不来。我一看手机,已经是12点多了。我穿过马路,又来到学校,拨通电话,结果高越在在蹲坑。在等待的时间里,我拨通工行的电话想咨询咨询,因为心里不耐烦,一直想拨通人工服务,可人工服务一直拨不通。我一边听着二楼茅房的动静,一边拨着工行的电话,可还是没接通,茅房也没动静。我跑到二楼茅房,推门进去,看到高越还在蹲坑。我说:“把你银行卡号念给我。”高越一边擦屁股一边念卡号。接着我们就得去农行取钱。

  建斌问长问短问寒问暖之后,话锋一转:“振光,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

    我俩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进出租车,那司机一副黑脸堂,戴副高度近视眼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去附近的中国农业银行”我说。师傅拉着我们俩沿着小清河北路一直走。我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快一点了,又看到两个未接,是吴校长打来的。我立刻回过去,“我现在正去银行取钱,等会儿。”我打开微信一看,“以后这样的事别再找了我了!”是我媳妇回我的。“哎,你说这话时什么意思?”我给媳妇打电话“昨天晚上的事还没完呢,就知道借钱的时候找我。”“老吴请客吃饭没带钱,让我给他送钱去,他的包在车里······总之说来话长,一会儿再给你说。”我媳妇与老吴有一面之缘,前几天媳妇来找我过情人节。老吴请过我俩吃过饭:两盘饺子,一盘千叶豆腐,一盘山芹炒肉。“你挂了之后,就再也别找我了!”“你别着急,我一会儿跟你说”我不知道跟她解释了多久,等我挂掉电话,往车外一看,车子竟然到了泺口服装城。“这不快到火车站了”我惊讶的说道。“农业银行,这就是最近的了,就在那边桥口。”

  “有什么事尽管说,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来到农业银行的atm机,高越试了两台机器竟然都不能取。高越说:“咱们还是直接找老吴吧!”“你还是取吧,都到这了!”高越排队取钱,atm提示,一次只能取两百,结果取了一个两百又不能取了。“这是什么烂银行,一次怎么只能取两百!”我抱怨道。“咱们还是去找老吴吧,万一钱不够了呢?”高越劝解我。“还是取出来吧,再取最后一次!”终于,半个小时后,终于从中国农业银行的atm机上取出五百块钱。我俩拿着钱去路口截出租车。

  “没那么严重,我想换一套大点的房子,一次性付款,手头有点紧,想向你借点。”

   “匡山公园顺昌山庄应该在西边,咱们应该到路对面截车”我看着百度地图说着。我俩看着从东边驶过来的出租车。两个红绿灯过去了,竟然一辆空车也没有。这时,老吴又打来电话:“行了吗?都几点了?还不过来?”老吴有些不耐烦。“atm机出问题了,我俩正在打车呢!”挂掉电话后,还是没有一辆出租车。高越说:“我们还是到路对面打车吧,刚才好几辆都过去了,转点儿路就转点儿路吧!”我俩又穿过马路去对面打车。刚走过来,就发现对面有几辆出租车驶过。“早知道不过来了!”我抱怨道。在这边等了几分钟,还是没有出租车。我们又回到对面截车。这时已经快两点了。“操,再没有车,就乘三轮去!”就在这时,终于有辆出租车停下来,可一看竟然有人在里面。“那人是下车的!”高越惊呼道。我一扭头,接着跑过去。“师傅,去匡山公园顺昌山庄!”我着急的说道。“匡山公园我知道,可我不知道那里有个顺昌山庄。”“我给你导航”我打开手机,输上匡山公园顺昌山庄,手机开始导航。说实话,我是第一次用手机导航,也看不懂上面说的什么东西。这时老吴又打过电话来,“取钱取了两个小时来,还多长时间?”“还十分钟”我随口说道。“师傅,请您用最快的速度到那个地方!”说完,我又向师傅描述着取钱的经过,师傅说我俩被坑了。

TAG标签: 编辑 随笔 www vsread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发布于网赌网站排名,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