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弟妹,师妹有风险

2019-08-02 08:21 来源:未知

所谓男孩子好色而慕少艾,乃是人之天性。有朝一日肌体成熟,荷尔蒙便充溢而出,四处寻人。所以满口道学如尹志平,还是不免年过四十,去草丛去搂定了小龙女。古人说得好,“日久生情”。男男女女在一起久了,无论开始多冤家,都难免有一日绿豆掉入王八眼里去。 可是兄妹这关系,却又不能一概而论。我天朝礼仪之邦,孟夫子老早就规定:除非嫂子溺水,不能沾丫手指。兄妹之间即便看对了眼,也只能强自忍耐。所以色狼专爱沾惹花草之后,一句“我把你当作妹妹”就划定了疆界,就此把女人化做了丫鬟。 妙的是江湖儿女,意气纷然。女子不让须眉,义妹师妹,傻傻分不清楚。这就恩怨纠葛起来了: 《飞狐外传》里头,马行空女儿春花和徐峥就属于典型师兄妹。走镖的老人家不是深堂大院,女儿要找的是饭托不是攀龙附凤。所以一遇到事,先把女儿许给了徒弟——保不齐马老头收徒弟时就是带着择婿的念头。可惜女儿结婚前红杏出墙连带怀孕,这就说明了一个不可靠性:老爹把自己指婚给师兄,可师姐弟兄妹间往往没怎么看上眼。阴差阳错,就成了怨偶。也怪马老头儿没仔细,走多年镖只选了一个笨而暴躁、不善经营的徒弟,还情急就把女儿许了,粗疏之下,后患无穷。 胡斐洞庭湖找了程姑娘,背箩筐、怀兰花,听情歌、治眼睛。程姑娘拿他筷子吃白菜,已经是太明显的暗示,这小子岂有不懂之理?没奈何那黑皮肤塞北女郎早送了只玉凤,这天谈容貌招翻了小程,没办法了:那就拜个兄妹吧。读书至此,不能不朝胡斐抡一巴掌。《书剑》里黄河岸边,蒋四根说得好:“上就上,晤上就晤上喇!你第班契弟,费事理你旰多!”同理,要就要了,把玉凤摔一粉碎;不要就不要,以后以礼敬之。真拜了兄妹,还没事“救马姑娘,我与你同死”这种廉价甜言蜜语出来。舍不得动真情,又得哄着,好有一比,就是刘备拿摔孩子笼络赵云,“无由抚慰忠臣意,故将亲儿摔马前”,真无耻也! 《雪山飞狐》里,田青文和曹云奇之奸情倒和马、徐之恋类似。曹云奇好妒轻躁,活脱脱就是一个徐峥再现。田青文倒风流得很,关东知名的美艳,而且还敢生一孩子私自掐死,这一情节简单的就是《基督山伯爵》里头的唐格拉尔夫人。在雪山中看曹云奇陶子安一个叫师妹一个叫青妹的争风吃醋,倒也有趣得很,远胜于苗若兰胡斐的呆木人戏。田青文这姑娘敢说敢做,在性方面一定颇为开放,敢把苗姑娘扒了衣服,也许还有LES情结。像田曹貌似没什么感情在,大概也就是师兄妹天长日久在一起互相找找性伴侣一类勾当。田姑娘“我把身体给了你,灵魂给了他”,可惜陶、田尚自不悟,可叹。 《连城诀》里,狄云和戚芳又是一个师兄妹顺理成章的恋情。狄云这孩子傻气,直到入了监狱,才能够品味起师妹当年“空心菜,空心菜”的甜蜜。比起丁典这种谈恋爱谈到每天被SM不止依然乐何如之的大境界,狄云也是个小愣瓜罢了。难得的还有片痴意,临了抱着空心菜收养了去,也算境界。须知说来容易,真的肯将自己心慕的女子与他人所生的孩儿养大,有几个男人能做到?段皇爷可是看着孩子就这么死掉,还顺脚踢碎了一个凳子摆爷们威风。所以戚长发找徒弟是找对了,这徒弟和自己女儿实在就是天生地设的一对,乃是师兄妹近亲相恋的完美产物。 回头说汪啸风和水笙,就是一对活宝。水姑娘未必怎么爱汪小哥,汪小哥又是个地道世家子弟,成不了事的小脓包。这一对兄妹感情早在水姑娘为狄云织衣时就没了。后来汪小哥连连吃醋,无非火上浇油。即使没狄云插手,估计这俩也成不了。千金小姐武林世家,见多的是高手豪富、锦衣公子,你拿家财容貌身世去拍,压根动不了其心。非得别出机杼,如狄大侠一样英雄救美,而且桀骜惨伤,才能让水姑娘痴痴的在雪谷口等。汪公子缺太多历练,找个普通侠女倒合适得很。 《天龙八部》,甘宝宝和秦红棉是师姐妹,性格倒大不相同,却齐齐委身,落在段家王爷怀里,连女儿也一起不幸,遭了段小王爷那孽障的毒手。暂且忽略。且说逍遥派那几位百年冤家:无崖子大人风流绝艳,难怪几位师姐妹纷纷投体入怀了。咱是不知道无大人李奶奶的师父是哪位,反正逍遥派琴棋书画医卜星相,学的就是做姑射仙人,餐风吸露。你要去跟他们讲伦理道德,真是夏虫语冰。所以他们鬼混成一团也可以理解。只不过这几个男女都痴得过了些,比了庄子的无为,终究是拘泥了。 王姑娘语嫣这种女人,既然有了那附庸风雅的娘,自然也不会是什么聪慧人物。随时随地张嘴翻舌,揭别人短处曝别人缺点,生怕世人不知道自己记忆力好,却忘了江湖上豪客大家混口饭吃,哪有您这么好的先天环境可以静坐温书?跟慕容哥哥一处长大,小了这么十来岁,就一把爱上,也属正常。宋朝不禁表兄妹通婚,要不然陆游也不至于因为丢了唐婉就错错错莫莫莫的悲叹。王夫人看不起慕容家,慕容复也看不起王家,大有些《围城》里方家恨孙家简慢、孙家恨方家陈腐的意思。王与慕容居然还能貌似走到一起,也属难得。只不过王姑娘这一辈子是没见过上等人物,先是迷慕容,回头又跌给段公子。作为一个见识过公冶干、包不同、风波恶这种奇男子的女人,只能说其品位不佳。这一对表兄妹一起自私自利、眼光短浅、没事炫耀,在一起倒是般配得很。新版里把她请回慕容公子身旁倒是大妙,至少不必看木姑娘唤她姐姐做侧室之苦。 阿紫在星宿门下,属于罕见得很。星宿派弱肉强食,而且个个精通法螺、马屁和吹牛大法,真是太考验人了。星宿派任何一弟子都能够顺利适应我天朝历代的政治斗争,估计人欲也都灭差不多了。人人自危,勤练武功,估计没几个有心思谈情说爱。阿紫虽然有一双游公子看了发狂的美足,有一张清秀雅致的小脸,但身段未长足、年纪又小,星宿派既不是HUMBERT般热爱LOLITA的大叔党,又非忒修斯推倒海伦一样不择年龄的流氓英雄,估计染指的不多。但酒店里一战,狮吼子曾想“她颇受师父宠爱”,而摘星子也说“真舍不得你”,可见星宿一门,对阿紫而言还是有些感情的,类似于高中生理科班里一个小甜妹被众师兄这么俯视的地位吧。 叶二娘混在四大恶人里,却估计没有感情方面的困扰。本来义兄妹鬼混在一起特别容易出事,尤其是反派,《飞狐》里的薛鹊、慕容景岳和姜铁山就是明证。但四大恶人却是个安全的团队。为何?先说老大,段老大四体具废,说话都要靠肚子,估计早没了兴致。当年天龙寺外菩提树下化子邋遢观音长发,春风一度之后,估计早已曾经沧海难为水了,以后一心报仇,哪有心思做那勾当?岳老三每天倒是缠着叶二娘,可是只为了抢二号位置。须知岳老三乃是《天》书里难得的大好人,其虽然不是不好色,但也会朝木婉清“你容貌如此美丽,让我多看两眼可大大不妙”,徒弟的媳妇尚且拼命保护,何况姐妹?那真是伦理道德,徒弟师父,算得清清楚楚,“绝不当乌龟儿子王八蛋”。至于云中鹤大爷,虽然把段小王爷的女人一一劫了,却一次都未成功,可悲可叹,可比《东成西就》里梁朝伟杀张学友。而且他似乎酷好少女,对熟女兴趣不大。只除了口头说句杀钟万仇夺其妻,也还是气话。何况有老大压着,四大恶人秩序井然,也不会有人对二姐动手。回说叶二娘自己,虽然平日还会调笑两句,赞段王爷艳福、抱别人家孩子,但其与方丈之情,山高海深,那是绝无可能有异志的了。 说到这里八卦句别的,菩提树下,段大恶人四肢具废只能匍地而行,其如何与段王妃成其好事,偶尔想象其体位行止,只能摇头叹息。少数民族美女之富有创意,敢爱敢恨,真令人深佩。 《射雕》里面,一开始就有个兄妹之情。江南七怪,都是仗义之人,虽然性格古怪,但对于义字看得太重,所以被丘长春激了一句,就漠北十八年去也。韩小莹是韩三爷的妹子,多了一份安全。韩三爷性如烈火,兄弟之间为了好相见,总不能对韩姑娘抱非分之想的。 然则恰也因此,虽然六怪不会因韩姑娘而起内乱,却也让张阿生五爷对韩姑娘的感情,直忍到死才宣于口。韩姑娘当时热泪盈眶,扑到张五爷面前说:“五哥,我给你做老婆好不好”。江南女子能这么说话,那是心绪激荡得很了。只可惜这里控制着韩姑娘的,怕还是兄妹之义、感动之情,真的男女之情怕韩姑娘是一世埋在心里的了。等张五爷死后,十多年后鬓已星星,真是老了红颜,让人感叹。 余也无聊,随便乱掘掘他人心思。七怪之中,南四爷沉厚稳重,全六爷精巧聪明,但临了也都显得高大全得不食人间烟火。二爷是活泼滑稽,和蓉儿倒说得来,但也不至于动了歪念。倒是七人联归江南时,路遇白驼山诸阿姨,那些阿姨口中不干不净,“那女子倒俊,少主看了定生相思病,”柯大爷听了,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气得不算突兀,但联系前后,多少显得柯大爷对七妹略有些偏爱。当年铁枪庙少年时一起玩耍时,柯大爷与韩姑娘的交情不知若何? 黄老邪有魏晋之风,教的徒弟也都自由主义得很。桃花岛满桃花树,本来就惹人动春念,所以陈玄风在树下忽然去抱梅超风也属寻常,也难怪梅阿姨多年以后想起,还满脸通红。只不过曲陆武冯对梅姐姐都没心思,却也显得太理想化了些。多年后陆乘风见了梅阿姨,也不过埋怨痛哭,“你自去偷汉子,却连累了我”,一点儿男女之情都不见。想来想去,其实还是有条伏线可推。试看黄老邪对梅阿姨的好:救梅于群蛇之中、郭靖掌下,为她出头争面子,相比而言,那么多年对陆乘风不闻不问,只好容易出现才白上几眼,送张腿谱了事。至于梅死后,又抱着梅的尸体去和人打架,已属于偏执狂了。新版里道黄老邪和梅略有一小腿,也属于正常八卦。 马钰和孙不二少年夫妻,出家离散,倒也奇怪。王重阳脱袍送孙师太,本来就显得不正常。全真道家虽然清净,还是有尹志平这种身淫之人,赵志敬这种意淫之物。孙不二身为全真仅有之女性——《神雕》里终南山可没女人——倘若不灭绝师太化一些,也难落得名誉清白。只可怜马道长,看着前妻迅速成了老道婆,其少年青春往事,不知是否偶尔滑过脑海? 《白马啸西风》,文秀和计老头倒也可以勉强算师兄妹。那么多年感情也大有可意淫之处。计老头最后为文秀出头,终于自己被瓦耳拉齐干掉,其情深可知。只可惜李文秀指望的男孩儿不喜欢她,喜欢她的男人却又不被她重视。这一环套一环的感情倒也是孽债一笔。不提。 《鹿鼎记》,兄妹之间的糊涂帐倒少些,毕竟官场市井风情,多于江湖数倍。直到第一卷末,有云南沐家小王爷和小郡主一对兄妹出来。这一对兄妹,大的空有大志和架子,还不如李西华有内涵,掌着一群老头子任着天地会捉弄;小的十足有些“木头木脑”,除了算韦香主第一个红颜知己外,也没甚贡献。沐家手下,大将不少。收着徒弟,练得一身身稀松平常的武艺。方怡这小娘皮和刘一舟,就是一对顶正经的江湖小夫妇。刘一舟一个浅薄小白脸,骄浮轻躁,成不了气候。方姑娘演技不错,品位也大大的一般。这一对活宝就是心计加深版的王姑娘和弱智版慕容复,本来是良配,不料韦爵爷横生枝节,直接拆散。方姑娘差有一日之长者,是珍藏着刘大爷送的一枚破银簪子,倒也是守得荆钗之志,可是终究不复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壮举,略一点拨,便倒头进了神龙教去也。 假太后毛东珠,乃是皮岛毛文龙之女。这位阿姨和韦小宝关系复杂得很了:且说韦小宝之师父阿九和祖师婆婆何铁手共同的姘头海外袁郎君的爸爸,杀了假太后的爹爹。这么一串牵丝拌藤的关系,料韦爵爷也不晓得。且说那假太后,深宫寂寞,所以和个师兄有那么一两腿倒也难料。邓柄春和柳燕的关系值得另推究,但暧昧不清。毛太后和瘦头陀的奸情倒是真的,真是中年人也有性需求的典型。 康熙大智明君,对建宁公主似乎兴趣不大,转瞬间就可以谈到王屋派,小曾柔和司徒家诸位,倒也没多大瓜葛。看韦香主和她略用一计,便芳心可可放在了香主身上,王屋派那些人魅力可知低下。 阿珂姑娘和韦香主成了师姐弟,真乃造化使然。韦香主用尽法子追,珂姑娘挥起刀子砍。你来我往,不是冤家不聚首。两人天长地久在一起,感情真还没培养起来。直到丽春院之夜,珂姑娘都还在一门心思要“杀了这小贼”。正合着吴六起之言:“这女子无情无义,不要也罢。”没想到大床一度,居然就又爱上了小宝。真是妇人水性,丢尽了李自成陈圆圆的脸。像这样的师姐妹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最后生米煮了熟饭因了肉体关系才找到心灵之爱的,实在罕见。 《倚天》里,门派颇多。像金庸小说中,《射》《神》实际上是没那么严整的门派世界的,也就是《笑》《倚》里,门派林立,像各个大学。偏是男女学校各自分开,不得串门。难得要结婚的,就是两派联姻。不过正派喜欢同气连枝,武当派的哥哥叫娥眉派的姑娘一声师妹,也不过分。只是门牌既然分得谨严,女生只能去找娥眉派寻,师兄弟妹相处的机会就少了。 武当七侠都是正经人,殷六和纪姑娘估计属于门当户对包办婚姻,彼此了解怕不多,所以殷六每天朝着假想敌杨逍大使“天地同寿”,其实压根都没见过杨逍。 宋青书见了周姑娘,着意结纳,跑娥眉派姑娘堆里甜着嘴叫师姐,却也没让周姑娘对他看上一眼。“玉面孟尝”那么大的名头,可惜当了完美陪衬。这就是师门关系的不牢靠处。虽然有朝夕相处的亲厚处可言,但论渊源,张无忌汉水时就和周姑娘一处坐着;论场面,排难解纷当六强,天下无双的偶像巨星。活该宋小哥套瓷不成,有情皆孽,造化弄人。 《倚》里头三对师兄妹情侣,全是怨偶。成昆法师暗算明教诸将成功,得意忘形,大殿上演一出哈姆雷特控诉他叔叔的活剧,哀声泣血,旁若无人。为了一个好师妹,要毁明教、骗徒弟、隐姓埋名、剃头出家,这仇恨也深了去了。阳夫人这女子明明愿意为阳教主殉情,却还没事和成法师私通,其趣味奇怪之极,大概属于没事喜欢找刺激脚踩两只船的阿姨。 胡青牛和王难姑这对活宝就比较不正常。钱钟书说诗人不宜结婚,同理神医也不宜结婚。你下毒我救治,彼此设套,彼此竞争,到后来不免像萨特波伏娃或是罗丹卡蜜尔似的,都是自负有才的人,针尖麦芒,掐成一团。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可这对夫妻事业心过重,非得压倒彼此一头,把人体当试管试化学药剂反应,纯属吃饱了撑的。 最后是那可歌可泣的昆仑派掌门铁琴何,以及太上掌门何夫人班阿姨。何铁琴本来是条好汉,武艺高强,为人硬气,可惟独见了夫人,便全没了骨气。全本里夫人不在时,他便英武不凡玉树临风,夫人一出,立刻成了一小男人。最可怜的是光明顶上,夫人回头喝一声:“快出来!”何太冲还要摆足架子,左右琴剑服侍,缓缓出场。阿弥陀佛,做男人做到这样,也十足可怜了。 《书剑》里江湖门派不那么正大光明,师兄妹难得在一处。比如李军门千金好容易见了个好看的男孩儿吹金笛子,一打听居然是师兄,那个高兴!只可惜这师兄妹官匪殊途,也亲热不到一块儿去。 而且这师兄品位倒也奇特,不爱小姐爱熟妇。说也难怪,早先说星宿派那些门人围着个阿紫,日子久了怕也不免心猿意马,何况红花会一群粗莽汉子,里面偏夹杂一个洛冰女侠。估计如余十四一样对冰女侠有心思的不在少数,光那驼子章进,从小被洛冰护大,遇事第一个出死力,说他心中没有四嫂鬼才相信。偏冰阿姨是个豪爽性格,义气为先,各位兄弟估计也不好意思驳文四当家的面子,心里掉掉馋涎,把四嫂当梦中情人,也属寻常。《书剑》里的英雄格局是大有《水浒》架势的,众当家反清复明,只喜欢杀清朝鹰犬,对女色不十分要紧。也就是余十四,鬼迷心窍。 余十四这孩子武当门下出身,玄门正宗,不比黑白无常什么的是煞门功夫,估计从小青山绿水和诗词文章读多了,看着四嫂这可人模样,不免动心。终于文四爷被捉了,余十四便半夜下手,对四嫂上下其手。还自陈心迹,亮出刀痕累累的胳膊来,可见相思得苦。本来红花会里都是好汉,好比《诱僧》里的石彦生,声色在耳却不能动颜色,真是苦行僧一般,真熬苦了余鱼同。其实男孩儿初恋,难免喜欢上个把比自己成熟甜媚的姑娘。张无忌情定朱九真就是一例子。恋上甜的熟姐,那是情欲的成分大些;爱上青涩小女生,那是纯洁心灵的作用大些。余十四二十三四,也过了小年轻年龄了,眼光算得颇准。倒是陈总舵主,对精明强干的霍阿姨略有些敬怕,对甜美的香公主倒腻腻歪歪,没事回海宁还和丫鬟们吃藕什么弄得不清不楚暧昧兮兮,很江南的脾性。 关明梅和天池怪侠属于胡青牛王难姑反版,都是好强斗胜的性儿,一个嫁了天山,另一个扯不下脸皮可又恋着旧情,一路粘过去,脸皮颇厚。不提。 《神雕》,二武和郭大小姐是很地道的师兄妹,兼青梅竹马。二武死了娘疯了爹,基本就是郭大侠上门女婿,两个儿都缠着郭大小姐,死皮赖脸,扮尽丑角。可是见了耶律燕、完颜萍,立刻换了目标,这说明什么?初恋这东西毕竟脆弱,二武走了江湖见了好的,立马改头换向,也是情有可原。 回头说郭大小姐,舍不得大武哥哥,舍不得小武哥哥,这就属于小姑娘不懂感情,真要有天让她嫁了二武的谁,估计得吓得逃婚。等三十多岁了才明白自己心恋着杨过,这属于典型的千金大小姐心态,越稀罕的越贵重。所谓俏冤家,就这么回事。郭大小姐一生的理想估计就是杨过踢飞二武,然后捧束情花堆自己脚前跟自己个儿求婚,然后志得意满了。只不过跟了耶律大爷也不差,杨小哥适合做情人飞扬跳脱,耶律齐适合做先生举案齐眉。只不过郭大小姐的脾气,总是看着山那边风景惯了,身在福中不知福。 《笑傲江湖》,门派纷纭。可是少林武当,不收女孩儿家。北岳都是尼姑,南岳都是音乐家。东岳一群老道,中岳左掌门也是一条不爱美人爱掌门的铁脸汉。也就是西岳华山,莺莺燕燕,有着宁阿姨、岳姑娘两位。 按岳姑娘一出场,大家就拿她和大师兄起哄,可见她和大师兄的事都成了默契,以至于小林子平插一腿,六猴儿都看不过眼气忿忿的。青梅竹马一处长大,还一起练冲灵剑法,同生共死,这份感情深挚之极。以至于岳掌门都知道了,还没事“苍松迎客”,勾引令狐冲回师门,狡猾得很。 平心而论,令狐大爷这样潇洒不羁,随时敢把性命豁去不要的人物,不像张无忌或是段公子似的,会把感情腻着。其在江湖上浪迹时,真想起岳姑娘时其实很少。及至听了岳姑娘和小林子刺字定情时,也就是心里一阵酸苦。听了岳姑娘成亲,跑出去大哭一场。赤子之心未泯,但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牵肠挂肚、黯然销魂的杨过式腻歪劲。到后来见岳姑娘被打了耳光不快活,就上来与她对练,把她当小孩儿看待,这么一算,其实令狐大爷迷的倒不是岳姑娘,而是与岳姑娘在一起的少年时光,一如普鲁斯特所迷恋的玛德莱娜点心,意味着被他追忆的逝水年华。令狐冲一生是想当隐士的,即便有了天下无双的剑术,还不时幻想回归师门。其实他这人一生也就适合在绿竹翁、丹青生他们房间里喝酒玩闹。 岳掌门是个妙人。任我行是政治家,左掌门是野心家,岳掌门是阴谋家。这位先生的心计,风清扬知道得很清楚,可见岳掌门年轻时演技一般,不如后来炉火纯青。但容貌英俊,还五柳长须,相当注意细节的一个整洁君子。宁中则阿姨和他倒也算夫妻和睦,夫唱妇随。估计是传统式的师兄妹婚姻。岳掌门是一定有些个人魅力的,不然何至于宁阿姨发现他掉胡子练剑,揭破了真相,还对外守口如瓶一如往日? 做一日君子一个月君子不难,难的是时时处处为君子。没事看着岳掌门口齿清朗说事时,我总是颇邪恶的想到岳灵珊姑娘的出生,总不是花果山上迎风一吹出来的石猴吧?岳掌门这种大君子与宁阿姨洞房花烛、轻怜蜜爱之时,不晓得是哪副嘴脸。越想越觉得有趣。所谓君子,其实总也有这样的时刻。文天祥、苏东坡都蓄妾颇多,做一本正经状论道和与妻妾摸爬滚打时想必反差强烈。《好兵帅克》里有些神甫喝醉幻想和姑娘们亲嘴摸手的事,可以拿来对比参与想象。

1

师兄弟妹,师妹有风险。金庸小说中有个规律,英俊潇洒的表哥都不咋地,比如慕容复、汪啸风、卫壁是吧。

此外,还有个更多实例可证的规律,师兄师妹间这种顺理成章的关系却很危险。师兄师妹由两情爱悦结成夫妻、最后又得善终的,居然少之又少。

师兄弟妹,师妹有风险。师兄弟妹,师妹有风险。随便想想,例子就是一大把,但却是一大把血泪。

师兄弟妹,师妹有风险。师兄弟妹,师妹有风险。2

最先想到的就是有情人未成眷属。不管什么原因,师兄都被师妹抛弃了。

最有名的大师兄和小师妹当属令狐冲和岳灵珊了。从开始到结尾,岳灵珊在令狐冲心中从未淡出,所以最后她只能去死。否则任盈盈的一生即使与令狐冲这只“大马猴”锁在一起,也不得安稳。

图片 1

另一个类似的主人公是狄云。当然,戚芳舍他另嫁万圭是因为狄云受了陷害,“成了贼”。戚芳心中一直没忘了狄云,把他当成孩子的“空心菜舅舅”;狄云心中也一直没忘了戚芳,所以戚芳也只能去死。狄云才能安心到藏边雪谷中去找水笙。

3

主角是如此,配角中就更多了。

武敦儒和武修文多年与郭芙纠缠不清,被郭大小姐弄得晕头转向,好在最后三人各得佳偶,没弄成悲剧。

赵钱孙一把年纪了,还神神叨叨地一口一个“小娟”,初看这情节时实在不好接受。他俩死在一处,多少算弥补了一点点赵钱孙这一辈子的痴情。

李秋水和天山童姥为了无崖子斗了一辈子,李秋水当师妹的首先胜出。二人本也做了几年神仙眷侣,但在最后一刻,李秋水才发现,无崖子更钟情的是她小妹子。

如果没有到皇宫假行刺、真栽赃一出戏,刘一舟和方怡可能成了。但韦爵爷一出手当然通杀,加上方怡这“小妮子”也现实得很,在江湖大潮中无论如何也不会选刘一舟这个“小白脸”了。

无情人未成眷属的也很惨。史仲俊苦恋师妹上官虹,过了十年也不放弃。或是因为爱恋,或是出于嫉妒,总之他杀了白马李三,而上官虹又杀了他报仇。他总算与师妹拥抱着死去。

4

这些都还罢了,另有一类师妹是老公与师兄一起坑。

成昆与阳顶天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偏偏因感情纠缠在一起。成昆师妹嫁给了阳顶天,又与成昆藕断丝连,两头都不想落空。就像那个笑话说的,一女有东西两家邻居,东家子俊而贫、西家子丑而富,此女便想白天吃在西家、晚上睡在东家。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正规赌博十大网站发布于网赌网站排名,转载请注明出处:师兄弟妹,师妹有风险